当前位置:主页 > 图赏知识 >千万积蓄不留给儿女,黄越绥:人生真正该累积的资产是回忆和故事 >

千万积蓄不留给儿女,黄越绥:人生真正该累积的资产是回忆和故事

   就如许多记者同业私下的印象,黄越绥既像个故事水龙头,又像一本行走的小说,言谈中信手捻来就是一个个精彩的故事,不只浅白易懂,还能蕴含深意。
1995年,黄越绥在48岁时成立「财团法人国际单亲儿童文教基金会」,以服务单亲家庭为宗旨,提供经济援助、就业、心理辅导及募集二手衣等等,多年来协助过的弱势单亲家庭超过5万户。2012年,她再加码打造收容机构「麻二甲之家」,照顾「18岁以下受暴力虐待、中辍学业的未婚妈妈及其子女」,至今辅导超过60位单亲妈妈、150位学童。
台湾并不缺乏基金会与收容机构,但黄越绥特殊之处在于她不仅独资创办,自己还卯足全力,亲自带领专业的社工人员与教师,一步一脚印地建构起这个公益事业。这决定的不凡更在于时间点,跨入暮年之际,多数人期盼的是留下一栋养老房、挣到一笔养老费,从此安享晚年。黄越绥却是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,当年她倾尽「老本」,拿出近3,000万元,连同她自己一生的学识、人脉与历练,全都奉献于这份志业。
能够豪气一掷3,000万元,是因为钱来得容易,所以不在乎?「我这一生也很重视钱的价值,可是⋯⋯就不想当它的奴才。」黄越绥的笑容有些複杂,其实就在成立基金会的10年前,正是她遭逢人生巨变,被钱逼得最惨,过得最窘迫的时期。
遭逢人生剧变,黄越绥靠「斜槓人生」重生
当时远嫁菲律宾15年的她,正和华侨丈夫準备将事业重心转回台湾,老公却于此时遭遇绑架亡故,两人的财产被移转一空。她带着3名子女回台后,发现久居海外的孩子中文程度跟不上同学,在校被霸凌,加上在台生活费又高,黄越绥只好痛下决心,将子女送回菲律宾求学,剩她一人在台湾打拼,每月汇钱到海外供孩子就学、生活。
为了养活自己与海外的3个孩子,黄越绥早早就过起「斜槓人生」。凭着菲律宾大学的3个硕士学位,10几年来从事贸易所累积的人脉与实务经验,以及曾在美国心理发展基金会担任讲师的实力,黄越绥到大专院校担任兼课讲师,也到一些公司机构里办讲座,为员工做谘商辅导工作,甚至还当起了有给职的企业顾问,为中小企业撰写中长期发展提案、规画员工训练等等。
那段日子,夹杂着不少辛酸,曾经为了倒杯水配药吃,却累得坐在地上昏睡过去,醒来后倍觉孤冷,令向来坚强的黄越绥忍不住放声哭嚎;更曾噩梦缠身,梦见小孩遭受不幸,让她自责「没有尽到做母亲的责任」。但这段日子也为黄越绥累积了惊人的声名,让她的阅历与表达能力更上一层楼,不仅出书一炮而红,成为名作家,还走进萤光幕前,成为知名主持人。

退休后更关注公益,黄越绥:人生真正该累积的资产是回忆和故事
劳碌的10年将近尾声之际,先后考上菲律宾国立大学的3名子女,也陆续找到工作,经济独立。但已经有钱也有名的黄越绥却不忙着享福,原本就关注的公益事务、妇运与推动台独等,在没了后顾之忧后,更是不畏艰难,全情投入。
难道不想过上优渥的生活,犒赏自己?「有一种人是寄期待于退休,把人生所有遗憾都压到退休后才去平复,但我向来是在辛苦中享受,再怎幺劳碌,照样吃爱吃的东西;有机会玩,那就去玩;该谈的感情就去谈,不剥削自己该有的快乐。这样就算退休了,遗憾也早就降到最小,时间和钱都是多出来的红利,可以很从容。」黄越绥说,懂得苦中作乐,所以不需要特别犒赏自己,「一直都很辛苦,最后一辈子都过去了,临老还要充满怨愤,何必呢?」
人生历程让黄越绥懂得放下对财物的执着与忧惧,多年来她独自居住在租来的老公寓里,千万元的积蓄不仅不留着自己用,也不打算留给3名定居海外的子女。「他们早就有谋生能力,而且都住在国外,我死了之后,要是分钱,每个人分到的也不多。他们不分,他们的配偶也可能来争取,这局面就是分不到多少钱,还破坏手足之情,不如捐给需要的人。」
既不依赖子女,也没把钱和房子当成安全感来源,黄越绥甚至不讳言死亡,「60岁左右我就办好器官捐赠、放弃急救、不气切等手续。」她说,老早就把自己的后事都对儿女及共事20几年,情同母女的基金会执行长交代清楚了。
不了解的人也许以为黄越绥是感情淡薄,才能如此捨得。但聊起家庭聚会,她彷彿又从一名侠客变回一个长情的母亲。黄越绥和儿女们约好了每年都要有个「family reunion」,全家会一起去旅行。她兴致勃勃地聊着子女们精心製作旅游相本的点滴,同时也为这次访谈下了结论:人生啊,真正该累积的资产就是回忆和故事。
作者简介:《Smart智富》成立于1998年,提供股票、基金、期权、黄金、外币、债市、房地产、保险、退休规划、消费观念等投资理财领域的知识、情报与课程服务,全方位服务投资族群需求。《Smart智富》月刊粉丝专页 

相关文章